扩招后研究生的素质比从前还要差

来源:腾讯教育  2014-03-23 16:04:52
  日前,全国人大代表、中科院院士崔向群在“两会”上发言,说现在的本科生,由于大学盲目扩招,整体素质下滑严重,不被用人单位信任,用人单位只好用研究生,可是实际感受是研究生跟以前的中专生、大专生也没什么区别。崔院士的话虽然刺激了在场的两位大学校长,但只要对中国教育现状不抱偏见,都知道他说的是实情。

  1999年开始的大学扩招,和1952年的院系调整、近二十年来量化考核大学教师,堪称中国高等教育断筋见骨的三次巨创。院系调整一举隳灭了很多高校自清末以来形成的文化传统、人文精神,量化考核彻底否定了教育的目的是教书育人,而把本该享有尊严的大学教师降格为挖空心思发论文、填表格、申项目的学术民工。大学扩招更是文凭的通货膨胀,它让很多根本没有资格接受大学教育的高中毕业生,也进入了大学。要知道,大多数人智商水平都没有太大差异,是否能成为合格的高中毕业生,根本在于是否肯花心思在学习上。最可怕的是这些高中时就不专心为学的学生,在进入大学后把放任自流的坏习惯也一并带了进去,大学学风愈来愈差,任凭你再优秀的教师,再能舌灿莲花,学生要么在宿舍打游戏追韩剧,逃课迟到,要么在课堂上神游万里,思接千载。考试挂科,就毫无廉耻地跟老师要分。很多老师也不知检点,滥做好人,却不知学生得到他们想要的成绩后,却再不会给予这样的老师一丁点尊重。

  我有一门课,是给理工科大一学生开设的人文基础必修课,给了61%的不及格,其中几十个学生零分。难道我与学生上辈子有仇,偏要与他作对?实际上我在改卷时的痛心疾首,大概只有同行能明白。以前我听从过同事的建议,只要主观题写满卷面,“不是过分看不起你”,都给过了。但我实在无法面对自己的良心,因此决定再不姑息。手握道德大棒的社会贤达会说:世上没有学不好的学生,只有教不好的老师。胡说八道!果真如此,全世界教师的楷模孔老夫子干嘛要骂宰我朽木不可雕也?况且我的课很多学校外面的人士风雨无阻追着来听,分别就在学与不学耳。

  我的同事遇到的学生更加奇葩。她上一堂课点名,第二节课就有学生找她:老师你点名我没到,因为我走错教室了,就在那个老师的课堂上听了一堂课。同事问:这门课都半学期了,你连任课老师都不认识?学生从容作答:我就第一堂课来了,你长什么样我忘了。这样的对话,大概可以上糗百了。学生丝毫没有尊师重教之心,因为大学扩招导致文凭不值钱,学生当然觉得自己是消费者,是上帝,老师就是给我提供服务的。很多大学校长还专门助长这样的心态,无原则地谄媚学生,学生俨然以主人公自居,却不知这样是自己祸害自己。

  这不是一所学校的情况,全国高校,鲜能独善。那些老牌的名牌大学,扩招得不厉害,尚有些学习氛围,自郐而下的高校,就更一蟹不如一蟹了。这样的本科教育,不要说与民国时没法比,就是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比,也差之悬远。而堕落的根源,即在本科扩招。

  本科扩招的目的不是为了提升全民素质,而是为了促进消费,缓解就业压力。但学生家长面对产业化的教育现实,只好拼命存钱,消费不是扩大了而是缩减了。2003年,扩招的第一届学生毕业,就业形势更加严峻,只好又开始扩招研究生,曾经是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不值钱了,研究生呢?本来像北大这样的学校,研究生就是本科生眼中的“三害”之一,扩招后研究生的素质比从前还要差得多。

  一方面,本科扩招后,高校为研究生阶段输送了更多的不合格的毕业生;另一方面,研究生入学考试的改革更导致录取的逆向淘汰。教育部(微博)规定,研究生入学考试,要按一级学科出题,有的学科,甚至要求出全国统一的专业卷。这种考试方法,选不出研究生教育所需要的专而精的好苗子,只会让应试教育延续到考研(微博)当中。近年来我连年参加研究生入学面试,对这些过了考研线的学生专业基础的匮乏莫名惊诧。比如问一位考生,何谓《四库全书》,茫然如在云雾中;又问,何谓三百千千,竟然一无所知。毕业论文答辩我也参加过多次,有学生根本就不该让他毕业,但这么多年来,除非因为抄袭或学生的导师太神憎鬼厌,不让通过论文的,我还一例没见过。是的,我也得照顾其他导师的面子,很怯懦地没敢做放炮的。

  由于这些招进来的研究生素质太差,又不得不给他们开设很多的课程。研究生的课程,本该是老师学生一道讨论,现在也不得不变成老师一言堂。内行都知道,光是听课,没有自修研讨,是学不到真学问的。

  中文系的研究生毕业后很多是要做中学老师的,问题是这样的素质,出去做了老师,大概只会把中学生的语文水平带到沟里去。

  相比上世纪80年代,我们的研究生素质比本科生堕落得更远,就是因为除了扩招因素,考试制度的改革也厥功甚伟。80年代研究生招录,导师权力很大,主要看专业,英语分不够,常可破格。甚至有学历只是初中,而能考入学术大师门下的。现在的制度看似完善,其实却是最坏的。学生在入学后才能选择导师,此前双方毫无沟通,学生不是为了仰慕导师的学术成就,而只想增长求职的履历,导师也同样没有权力选择理想的学生。师不师,徒不徒。

  这种改革,基于人性本恶的假设,认定高校老师只要有自主权,就会产生招生腐败。不知全世界除了中国,还有哪个国家研究生需要考,并且需要像高考(微博)一样考?据我所知,无论欧美还是我国港台地区,学术型研究生都只需要申请而不必通过统一的考试。最了解学生是否该从事学术的是导师,以为机械的统一的试卷比导师更有判别人才的能力,岂非十分荒谬?这种无远弗届的行政之手,绝非中国教育之福。

  扩招造成的中国教育之疡,恐怕很多年也难以消解,但研究生招考制度变统考制为申请制,却是一个可行的而且立竿见影的方案。有人说申请制会造成腐败,殊不知权力并不必然通向腐败,不受约束的垄断式的权力才必然通向腐败。变统考制为申请制,只要严格毕业论文的核评,规定通过率不得超过一定数额,答辩委员自然不会放水,这才能真正起到衡文抡才的作用。况且,一旦变统考制为申请制,那些学术声誉良好、学问精深的学者,自然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,相反,以学位为人情的学者,他们的学术声誉也会彻底完蛋,用人单位可一点也不傻。

教育圈
精彩推荐

主编:杨寒 | 编辑:张彦天 任静宇 | 联系电话:010-52154418 | 合作洽谈电话:010-52154418
广告服务|联系我们|网站律师|关于本站  
Copyright (C) 2008-2014 jiaodianedu.com, jiaodian edu NEWS Co.,LTD.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焦点教育网版权所有